草薰南陌

顏靈。
平日定居噗浪。

 

【周葉】Un café, s'il vous plaît (41)

★灣家繁體,如果有看不懂的请體諒QAQ

★私設注意,年齡操作有,人物OOC可能有,不適者请迴避

★CP:周澤楷X葉修




        做好決定的周澤楷從來不會遲疑。他迅速地找好了蛋糕的食譜,想著已經有製作餅乾的經驗了,便也不打算頻繁地前去方明華家打擾,而是自己在家練習;練習的時間,當然只有不到輪迴處理事務、不去興欣放鬆心情的夜晚,時間匆促,時常得不到好的練習成果,可他又沒人能商量――他確實還會和葉修一起外出散心、一起吃飯談天,但畢竟是要給對方的驚喜,怎麼樣都不可能明擺著詢問對方;若是自己上回做餅乾時沒失敗、或是根本沒有送過葉修餅乾,還可以當作是自己突然有了興趣,或是在培養興趣的途中遇到困難而提問,可此刻這樣的處理方式是絕對不可能的了。


        周澤楷看著第七次失敗的蛋糕,無奈地嘆了口氣。


        把消化餅乾壓碎做蛋糕底層一點兒也不難,有健身的周澤楷想壓多碎就多碎,保證入口的感覺有顆粒卻又滑順;將奶油融化塗在蛋糕模上、並將剩餘的奶油與壓碎的餅乾攪拌均勻,更是沒有絲毫的難度,可說是比先前做餅乾麵團來得輕鬆容易;在將奶油餅乾糰倒入蛋糕模壓緊、放入冷凍庫保持冰冷,同樣是花費力氣的工作,可這樣製作底層的要求,周澤楷自練習以來便從未失敗。麻煩的是蛋糕上層的餡料,每一回製作都打擊一次他的信心:第一次是檸檬汁的量加得多了,反倒使得縣料失去了清香、增添了他心裡同樣感受到的苦味;第二次是奶油乳酪怎麼樣都打不出白色,搞不清楚是力道沒調整好、或是他自己買錯了材料,整個餡料的顏色看上去就敗人胃口;第三次……


        可周澤楷怎麼樣都不願意放棄自己靈光乍現,又肯定最適合葉修的蛋糕口味。


        周澤楷默默地將失敗的餡料倒入廚餘桶中,接著清洗料理器具。接著把原先已經弄好的底層餅乾碎屑送入烤箱裡烤一烤,簡單地將消化餅改成了奶油口味,打算明日帶到輪迴餵食那些「只要是隊長做的都好」的隊員口中;但畢竟這個月是第七次了,周澤楷也不想讓自己的夥伴一直吃失敗品,同時也決定好再準備另外的點心送去。


        可要送給葉修的蛋糕卻依然沒有著落,讓周澤楷在離開輪迴、前往興欣的路上,沒了平時愉悅的心情;直到踏入興欣前的那一刻,周澤楷也仍在苦思究竟怎麼樣才能好好地做出蛋糕餡料。

 

       「周先生,午安。」


       看到眼前的喬一帆,周澤楷的大腦突然轟地一響。沒辦法找師父,但找他的親傳徒弟總可以吧?


        「喬先生,您平日有空嗎?」


        「咦、咦咦?」喬一帆受到了極大的驚嚇,埋藏在內心許久的想法不禁脫口而出:「周先生有空不是該找前輩約會嗎?」


        「呃,我,我有空當然會找葉修約會……」受到對方的情緒影響,周澤楷的語氣不免也跟著搖擺了起來,即便是真心誠意的,喬一帆的眼神卻顯得愈發怪異,導致周澤楷急急忙忙、語無倫次地趕緊補充說明:「我是有事想請教喬先生。」


        「問我?什麼事?」


        「關於做蛋糕的事……」


        聽完周澤楷結結巴巴的解釋,喬一帆笑了笑,說了聲「稍等」後自服務生圍裙口袋中拿出手機、查詢了什麼後,抄寫在紙張上,遞給周澤楷;上頭寫著「邱非」和一連串像是手機號碼的數字,反倒令周澤楷摸不清頭緒,所幸喬一帆立刻解釋:「如果是料理的話,畢竟我跟前輩沒有學習多久,但邱非他已經出師了,詢問他會更了解前輩噢!」


        「喬先生,非常感謝。」


        「我會先打電話跟邱非說一聲的,畢竟蛋糕不好做呢。」喬一帆大概也猜到對方為何會尋求自己協助,因此試圖為周澤楷打氣:「第一次就挑戰這麼難的甜點,周先生加油啊!」


        「不是第一次。」


        「嗯?」喬一帆愣了愣,隨即笑了:「葉修前輩真會保密,那麼我就幫周先生保密吧!」


  21
评论
热度(21)

© 草薰南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