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薰南陌

顏靈。
平日定居噗浪。

 

【周葉】惜流年47

★灣家繁體,如果有看不懂的请體諒QAQ

★私設注意,人物OOC可能有,不適者请迴避

★CP:周澤楷X葉修

 



        那日過後,周澤楷便讓膳房恢復準備補氣活血料理的常態,並勤於在葉修說出要去興欣指教新人時扔下軍中事務,在自家灰濛濛的暗室外頭站上好一會兒後心甘情願的到井邊沖涼水,並將髒污衣物交給已習慣葉公子外出便要清洗衣物與被褥的漿洗房。葉修對這樣的情況分毫未察,反倒是客客氣氣的交代暗衛自身去向,僅在暗衛們露出奇怪表情時解釋「不會有什麼消息瞞著你們侯爺,也不會害你們侯爺的,別這樣看我,你們就先回去吧」;他壓根兒不知道,暗衛們總是暗暗想著侯爺「到我讓人喊你們前不許靠近葉修」的指示,每回都按捺不住猜測侯爺究竟有多持久――渾然不知周澤楷不過是佔有慾發作,不願讓他人嗅聞到葉修身上栗子花般的氣味與因動情泛紅的色彩。


        就這麼時而有些小情趣的俏皮生活、時而平平淡淡的如曆法般規律,他們倆的日子像是流水,說慢不慢、說快不快的,就成親滿一年了。


        葉修本人並沒有特意記住這些似乎頗為不同的日子,僅是在管家例行彙報府裡開銷、公侯家間的贈禮事宜等時,聽見管家略顯躊躇仍特意叮嚀了「侯爺近日從帳上支出了一些費用,葉公子可要過目」一句,才讓對方把帳冊放在桌上、說聲自己會瞧瞧後讓人退下,卻依舊不甚掛心;直到自己手頭上的事務處理得差不多、打算跳到樹上去小憩一會兒時,身旁的暗衛複雜的臉色使得他迫不得已多問了句,對方才從堆疊得高高的桌面上竹簡與卷軸中撈出幾乎被葉修遺忘的帳冊。葉修愣愣地又坐回椅子上,接過帳簿時仍不忘多問句:「怎麼一個兩個都這麼奇怪,急著讓我審你們侯爺的帳?」


        暗衛內心默默地想著「正是侯爺迫不及待的等著您審呢」,依舊閉口不言,只是恭恭敬敬地朝著帳冊一比、等著葉修慢慢閱讀完畢,葉修便也不廢話,翻開帳冊便細細審視起來;不過他越看越不對勁,再次凝神注視眼前的帳目,發現周澤楷近期支出大筆頭的開銷,且每樣都不曾問過自己。這與周澤楷向來的行事作風不同,畢竟周澤楷每回要做些什麼都會與他商量,再探討可行與否,決不願任意花銷浪費;葉修仔細瞧了瞧,裡頭不說有上等的衣物器皿、更有請來知名戲班子的訂金,縱然府裡與他自己不爭這一點兒用度,可若是周澤楷習於沒事在帳上弄個幾百兩,未來花上幾千兩幾萬兩都不眨一下眼的話,就是大問題了。


        「你們侯爺,可有說這些是做什麼呢?」


        「葉公子,侯爺沒說什麼,倒是江軍師透了點口風,說是……」


        「嗯?別吞吞吐吐的,知道些什麼就快說。」


        全然不知葉修僅是擔心自己教養出來的好孩子被帶壞、誤以為是葉修心底對侯爺的在意萌生了怒意的暗衛連忙欣喜答道:「說是為了討人歡心。」


        討人歡心?葉修心底驀地浮現流金淌銀、燈紅酒綠的滿樓紅袖招。葉修心想,果然周澤楷也是有所需求,只是當自己的面羞於啟齒、悄悄地趁著辦公空檔去解決了,倒也不是什麼值得責備的壞事;但若是為了這事一擲千金,連府裡一大家子的運作都拋諸腦後可就不好了,要是入不敷出可就不得安寧。思忖了半天,葉修才開口召了管家過來,就在管家以為葉修心情愉快地準備交代他要準備給周澤楷的禮單時,葉修劈頭說出的一句話讓他傻了。


        「把我吃穿花銷剩餘的用度,都勻給侯爺吧!」



  1 2
评论(2)
热度(1)

© 草薰南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