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薰南陌

顏靈。
平日定居噗浪。

 

【葉修】我們的生日蛋糕( 2018葉修生日賀文)

★灣家繁體,如果有看不懂的请體諒QAQ
★私設注意,人物OOC可能有,不適者请迴避
★CP:周澤楷X葉修




葉秋沒有訂蛋糕。


明明這麼多年,他心心念念的就是和兄長一起慶生啊…… 年幼的時候,他總是和自己的哥哥一起過生日,即便家裡不缺那些錢,但軍人避免鋪張浪費的習慣使得他總是和哥哥分享一個蛋糕,縱然一人一個得吃上好幾天還會覺得膩味、可小孩子必然希望有一個「專屬」的蛋糕;葉秋也曾經覺得自己像是附屬品一樣,若不是自己晚哥哥出生一些,蛋糕上也不會寫著「葉修、葉秋生日快樂」,每每在後頭的自己都像是額外加上去的一樣,令他為了蛋糕開心的同時也有一些小小的哀怨。小葉秋不是沒有抱怨過,可他不可能對向來嚴肅的父親索討、葉修又一副「我無所謂,你想要的話也可以先寫你的名字」,他只能略略對母親碎念一兩句,母親則是用「小孩子愛鬧彆扭」的慈愛目光看著他;久而久之,葉秋便選擇作罷,終歸不是沒有蛋糕可以吃,只是不如自己想像中那般獨一無二,倒也不是不能忍受的大問題--畢竟他不過是想耍賴一下而已。

 

可十五歲之後,葉秋突然覺得,有哥哥和自己分享蛋糕,才是最好的。 


那年葉秋看著蛋糕上寫著「葉秋生日快樂」,他有些想問:那混蛋哥哥呢?我們的生日,有沒有人幫他過?一整個蛋糕,對於習慣兩個人分享的葉秋而言實在太大了,吃不下也不想吃;尤其是在收下母親給的禮物後,發現葉修的房間也悄悄擺了一個一模一樣的包裝盒時,他更是失去了所有胃口。後來,葉秋發現葉修的下落、卻不能每年共度生日,再加上年紀漸長,慢慢的也就不過生日了;小時候非常期待的蛋糕與糖霜,變成了為事業發展而不得不舉辦的宴會香檳與紅酒,迫切想一同慶賀的心思隨著酒水流逝。又過些日子,葉修的人生大起大落、直至為國爭光後返家,葉秋本想著興許該好好過一次久違的生日;哪知道他連提都沒提,葉修就告訴家裡的廚子「五月二十八日要去一趟興欣,三十一日才歸來」,連個被拒絕的機會都不留給他。 


葉秋扔掉原本讓祕書準備的蛋糕訂購單,心不在焉的完成手上的案子,所幸他的職業素養與總能在家人與下屬面前切換自如的情緒開關有好好發揮作用,才沒讓他忽略了收支帳目上多出的那一個零;同時為了避免自己遷怒於人,他只好在要批閱的卷宗上黏貼便條紙,寫了「金額錯誤」、「改掉重來」等指示,交給秘書分派後便靠在自己的辦公椅上,不太想要回家。其實他早早就排開了業務,甚至今年面對合作廠商與熟悉世交皆以「兄長難得返家想單獨一家人聚聚」,因此提前規劃在二十七日便辦完了慶生宴;哪裡知道葉修與他一點雙生子的心電感應都沒有,居然還跑到遠離B是老家的城市,完全不顧及他的心情。 


所以葉秋是一點也不想回家,只是家裡派了司機來接,他不得不嘆口氣搭上車,面對依舊沒有哥哥在的家門,沒有將手搭上門把的心情;即便摸了上去,也不想轉動,反而是家裡的保母察覺家裡轎車駛回車庫的聲響、搶先打開了大門。     


「葉秋少爺回來啦?」 
    

「嗯,爸媽都在嗎?」     


「都等著您開飯呢,今天怎麼晚回來也沒招呼一聲呢?」     


「臨時有點事。」葉秋將脫下的西裝外套與公事包遞給保母,「都在餐廳嗎?」     


「是,快過去吧!」     


當葉秋走到餐廳時,訝異的發現除了坐著的父母,明明應該在H市的葉修竟是捧著一個圓圓的、寫著「葉秋與葉修生日快樂」的蛋糕,上頭還插著兩人歲數的蠟燭站在門口等著自己,笑著說:「笨蛋弟弟,生日快樂啊!」     


沒有訂生日蛋糕的葉秋喉頭滾動了一下,有些哽咽,但他嚥了口口水,將這麼多年的委屈與思念吞進肚子裡,小小聲地應了句:「混蛋哥哥,你也生日快樂啊!」

   

=========== 

今天上班的最後偷偷當了一下薪水小偷完成熱呼呼的賀文(?) 
打完「混蛋哥哥」和「笨蛋弟弟」的一瞬間,想到了葉修和葉秋可以當「蛋蛋兄弟」的我腦子一定是壞掉了…… 


祝葉修和葉秋生日快樂!  

  1
评论
热度(1)

© 草薰南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