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薰南陌

顏靈。
平日定居噗浪。

 

【周叶】Un café, s'il vous plaît (16)

★湾家繁体运用word转换简体,如果有看不懂的请体谅QAQ

★私设注意,年龄操作有,人物OOC可能有,不适者请回避

★CP:周泽楷X叶修




        八点说早不早,说晚不晚,路上仍有许多因为加班或约会而来来往往的人,即便不是走到邻近市集的地方,摊贩商家依旧开着;叶修领着周泽楷走走停停,停在一间外型不大起眼的小店旁,转头问了句:「小周,这里可以?」


        「嗯,可以。」


        「老板,两碗肉燥米粉。」连问也不问的就帮周泽楷点好了菜,叶修直接伸手抓着周泽楷坐下后,才慢慢解释:「这间店就米粉最好吃了,当宵夜也够饱。」


        面对叶修的解释,周泽楷说了句「吃宵夜,不好」之后,又恍然意识到此刻自己是在对方的邀约下、不应该直接说出这样有些责备挑剔的话语;可说都说了,也没办法收回,只好抬起原先注视着叶修别于平日的便服的视线,转而望向对方的眼睛表示歉意,却因为叶修眼底那隐隐胀红的自身面容而更为尴尬,叶修饶富兴味的表情也使得周泽楷不知道如何应对。


        「那小周我们是要现在离开店里吗?」


        「不用……少吃点,就好。」


        「噗,」叶修笑了起来,「行行行,以后少吃点。」


        「最好不要吃。」


        正窃笑着的叶修被周泽楷一句话给堵住,差点连眼前的面碗都要打翻,所幸一向很稳健的双手及时扶助了碗,免于一场白色T恤染色为斑斓花色的惨剧。「小周啊,这样是不道德的。」


        关于宵夜究竟要戒除与否的讨论暂时告了一段落,两人专心的吃起碗里的肉燥米粉。小碗的肉燥米粉份量不多,除了豆芽菜与肉燥之外,米粉与韭菜并不是需要费力咀嚼的食材,很快地解决肚子里空荡的感觉,叶修从口袋里掏出几个零钱、制止了周泽楷拿钱包的动作,将铜板交给老板娘之后便晃出了店门。周泽楷静静地跟在身后,总觉得对方有话要说――事实上,他自己心里也有些尚未组织好的言语及想法,但若不是今天传递给对方,他似乎也无法再在兴欣见到叶修了。


        「小周。」不知不觉间,两人晃进了一座小公园。公园虽小,但不仅五脏俱全,深处的角落甚至还有刻意仿造园林景致的小桥流水;对于任何人而言,和一个算是熟识却并无深刻把握对方究竟人品如何的人外出,应该要避免前往阴暗又人烟稀少处,可周泽楷直觉地信任叶修,踩着黑暗中叶修晦暗不清的人影、踏上了小桥。叶修弯着腰、双手交迭撑在桥的扶手上,要是再叼根烟,便是标准的路边小流氓拦阻有为青年的勒索场景;周泽楷站在一旁,直挺挺的站着,像是罚站的小学生、也像是看着平底锅里的鸡蛋由生转熟的厨师,等着叶修发言。


        「之前的事,你想的怎么样了?」


        「要讲比较久。」


        把「想」和「讲」听岔了的叶修,正想要转头瞪周泽楷一眼,顺带骂一句「你想得还不够久啊」,可他的大脑反应竟然比身体快的重新播放了一次讯息,令叶修的怒气立刻衰竭,只好转了个身、改以两手手肘倚靠在扶手上的姿势,正视着周泽楷。「行,你慢慢说,反正也没什么事。」


        「一开始不太清楚,现在也还有点……」周泽楷语速极为缓慢,像是叶修挑选咖啡豆时的精心在意,一个一个地慢慢放在两人之间。「但绝不讨厌,是喜欢,只是不知道喜欢有多少。」


        说出答案的周泽楷有些担忧,毕竟这样的模棱两可不是多数人可以接受的。别人愿意给你思索的时间,就像是迟交作业的学生,因为教授的仁慈获得补交的机会,然而查了诸多数据之后发现自己的作业没有价值,最终交上一篇短小的报告时教授的心情;然而除非学生在报告最末页尽述自己准备了多久、列举了多少例证,应该也难以扭转教授心中「这学生是怎么回事」的印象。更何况是周泽楷这样除了结论之外,不愿再多做苍白赘述的回应……


        可叶修笑了,笑得与此刻射向桥面的月光毫不逊色的明亮。


        「这样就够了,小周,很够了。」

 

 


  33 2
评论(2)
热度(33)

© 草薰南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