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薰南陌

顏靈。
平日定居噗浪。

 

【周叶】美色误人

★湾家繁体运用word转换简体,如果有看不懂的请体谅QAQ

★私设注意,年龄操作有,人物OOC可能有,不适者请回避

★CP:周泽楷X叶修

 



        叶修并不是一个特别好看的人。


        正确来说,叶修的容貌并不是走在大街上,第一眼就会让人再三回眸顾盼的惊艳,也不是马路上一抓一大把的样板帅哥;然而,无论是何等绝色,有时相处久了亦难免视觉审美疲劳――可和叶修相处的人从未遇过这样的问题。叶修时而嘲讽、时而温柔的表情,再加上隐藏在表情与不修边幅下斯文温润的气质,总是能带给人舒适的感觉。但并不是因为「相貌」这样天生不可强求的原因,叶修才迟迟不答应周泽楷的追求。


        周泽楷是个长得特别好看的人。


        从小到大,「校草」的称号从来没有让给其他人过,若是生在古代,定是外出便有女子手牵手地围绕、又向他的车驾投掷水果的美男子。可这个帅哥却也从没闹过什么绯闻,毕竟少了他的朋友在身边,开口的单字根本无人领会其中真意,就算女孩们想凭借真爱尝试解读,也总是遭遇他无奈又迟疑地摇头否认,以至于再怎么喜欢,也只能忍痛当作「观赏用的帅哥」;偶尔骚扰他一下,保养眼睛,但绝对没有办法谈感情。只是她们猜测不到,周泽楷早在入学那一天便被善心为他在系学会的学长姐包夹下解围的叶修前辈夺走了目光。


        可叶修就是不答应他。


        说起来叶修也不讨厌他,相反地,叶修挺喜欢这个学弟,可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看见学弟俊帅的脸,他就觉得心情有些郁闷。或许是这学期选修的一门课的教授,令叶修这不太计较的人,也难得地觉得有些在意牵挂。教授的讲学相当认真严谨,然而对待学生的态度却不是那么一回事,班上有个外型漂亮的女孩子,平日里时常以「生病」的名义缺席,规定预习在课堂上讨论的篇章总是以「我有大概看过」或是提几个无关紧要的问题、敷衍发言举手的课堂表现分数――不知情的人或许会问:这是她自己的学业,不是吗?自己不认真,以后遇到困难,后悔的还不是她自己?


        叶修一开始也是抱持着这样的心态,打算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毕竟他的个性就是不对他人做太多评断,即使是过分的事情也大多可以忍耐。然而,在那名女孩负责报告的日子,有一篇课本翻译并未完成,老师只是打趣地说了句「怎么可以不看完呢?」便轻轻放过,下一秒立即严肃地转向叶修,说:「叶修,你来翻译给大家听。」在叶修迅速地翻译完之后,教授又指责他翻译的不够确实、讲述的重点不够完全。一次便也罢了,可接下来三番两次,只要和那女孩扯上关系的,对叶修来说都不是好事;就连同学们彼此之间讲评作业,多数的同侪看不惯女孩的行为,在讲评她的作业时炮火猛烈了些,竟换来教授「妳下次要小心写啊,别让同学挑妳这么多语病」的护航,令谁都看不过眼。


        但真正让叶修觉得厌恶的、以至于看到漂亮的女孩,甚至是他喜欢的学弟周泽楷帅气面貌也觉得不舒服的,是利用出色的外表这件事。教授要将同学的笔记收回做检查,女孩却在全部的人离开教室之后,对教授说「笔记没有抄在课本上,能不能另外把讲义也附上」时,那楚楚可怜的样貌竟让教授一口就答应了――若是其他同学,只会换来冷冷的一句「为什么不抄课本上」,与上课时一个单字没翻译正确便会招致「为什么回家不好好读书」、「你们都这么不认真」一般的差别待遇,令受助教之托、就在教室门口等着锁门的叶修觉得无法忍耐。


        就算没有做出违背伦理的事,也无法简简单单的以「只是偏心」四字带过。


        谁的心不是偏的?叶修绝不敢说自己面对弟弟叶秋、干妹妹苏沐橙时能绝对秉持公正,就连小周学弟都可能会让他忍不住多给一分善意;然而,这一切仍是建立在对待学生的标准要一致的要求上。你可以多给他一分,但绝不能在批改同样的作业时,对作业没有写好的甲说「你真是个糟糕的孩子」,对压根没有写作业的乙说「一定是旁边的坏孩子带你出去玩的」;又像是八百公尺赛跑,裁判对脚尖突出起跑线一公分的选手说「你犯规」,却无视身旁另一个已经跑了十步的选手一样。起跑点都相同,确实称不上绝对的公平,可起跑点与终点之间,不能是只差一步就登天的距离吧?


        这间接导致了叶修看见来接自己下课的周泽楷的脸的一瞬间,浮现了莫须有的幻想:会不会这看起来沉默寡言的孩子,实际上收买人心也毫不手软呢?


        因此,即便叶修明知自己在迁怒,却仍旧冷淡地拒绝了筹备许久、偏偏挑错日子告白的周泽楷。这自然让周泽楷颓丧了许久,他完全想不透分明已经和前辈成为能一同吃饭、一同出游,甚至赶不上宿舍门禁时直接寄居外宿前辈家的关系了,怎么就失败了?沮丧的心情让周泽楷像是迷了路的大型黄金犬,全校的人都能看出前一阵子不爱说话的男神爱笑了起来、还忖度着是谁有如此能耐;哪知这三天校草就像是搞丢了心爱的宝贝,连下了课要离开教室都不知道。


        所幸苏沐橙来找了周泽楷。第一句话不是安慰,而是:「你知道叶修哥怎么了吗?我有做错什么吗?」


        纵然想着「妳的哥哥为什么要来问我」,周泽楷还是询问对方为何会这么想。这才发现叶修无论是拒绝他的那天、还是这几天和成长过程中「校花」不离身的苏沐橙说话,都没有正视他们两人的脸;要知道,叶修严厉的家教是不会允许这样没有礼貌的行为的。那么,为什么叶修会这么做?


        两个人便分别打听消息,可既然苏沐橙询问叶秋、发现与家庭毫无关系之后,周泽楷就更加认定是学校的缘故。即便叶修当时经历的事情十分隐密,然而周泽楷往助教的眼前一站,问「叶修前辈……」,便获得了助教关于叶修许久没到系办、最后一次到系办还钥匙时脸色怪异等情报;手握着这些消息,周泽楷直接到了叶修的家,和对方摊牌,在一贯诚恳和难得的紧咬不放下,叶修终于和周泽楷坦承了当日埋下的心结。


        结果?


        自然是两个人和好后顺理成章的做了情侣,而周泽楷更假借「你伤了我的心」的名义,直接让身份从情侣转职成了夫夫。

 

 




       同样是滴滴答答的键盘声,其中一人叼着烟、心情愉悦的握着鼠标,屏幕上绚丽闪烁的游戏技能光芒映照在他的脸上,为他的好心情又添上了几分艳色;另一人则是苦恼地盯着眼前的文件档案,敲了五个字后又删了三个字,挪动了排版的空格后却再次犹豫地打开一旁的课本,像是不放心地反复确认后,干脆全部放弃似地趴倒在桌面上。


       「前辈……」


       「哥这次是不会帮你的,小周,乖乖自己写作业。」


       「写完,奖励?」


       「不教你写是要处罚你,怎么可能会有奖励呢?」


       「前辈……」


       看着恋人湿漉漉的眼神,叶修不禁觉得自己应该要坚信「沉默寡言的孩子收买人心也毫不手软」的理论,只可惜最后还是被外表骗了,栽了个大跟头,只得无奈地回道:「……等你写完,就一起吃饭吧。」


       「嗯!」

 

 

============================================

刚刚完成了这学期的最后一篇小论文作业,虽然还要检查,不过至少算是脱离了这学期的苦难了――如果不算明天要前往龙潭虎穴的教授家交作业这一点的话。

 

原本是想写个欢乐的篇章来庆祝这学期的结束的,可惜这学期的怨言太多了,就变成了跨年文之外,又一篇隐身在周叶后的抱怨文,真是对不起我心爱的角色QQ

 

但这样大爆炸完之后,我应该可以回去填那些这学期开挖的坑啦d(`・∀・)b

只是要从哪边填起啊我当时的灵感好像都飞走啦(°ཀ°)

 


  40 4
评论(4)
热度(40)

© 草薰南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