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薰南陌

顏靈。
平日定居噗浪。

 

【周叶】爱你是一种无期的审判(2016-17跨年联文)

★湾家繁体运用word转换简体,如果有看不懂的请体谅QAQ

★与作死小伙伴 @MF  @菡萏漣漪   的2016-17跨年联文

★私设注意,年龄操作有,人物OOC可能有,不适者请回避

★CP:周泽楷X叶修

 



        「修……」


        「周大人,慎言。」


        「……叶少卿,说说等等的案子。」


        大理寺卿周泽楷面对着自己的下属,大理寺少卿叶修,满心想的是今晚要如何告诉对方何谓上下分际,而不是如何掌平决狱讼,反正有个审理刑狱案件出色果断的下属,即便是在这最高法庭上偶尔分神,想必也是可以被容许的。相形之下,叶修专心的看着待会儿要审的案子、也随时等着汇报给上司,然而他的上司满心惦记的却与自己毫不相同,令叶修不禁有些气恼――毕竟是从大理寺下层的官职一路做上来的,隐藏家世的叶修远比周泽楷多吃了一些苦,可却也庶务娴熟、样样精通;但这也是对他一见倾心的周泽楷,毫不犹豫地命令叶修负责处理他的身边琐事的原因,导致分明是主簿应该要掌管的大理寺印章、抄目、文书、簿籍与案件档案的建立,到出纳文件的司务职责,竟时常都是叶修一人负责,令叶修忙得不可开交。即便叶修抱怨过,但美色误人,周泽楷一句「我只想要你」之下,立刻让他丢盔弃甲,最后只得摸摸鼻子处理庞杂的公务;周泽楷虽然会伸出援手,可大多是为了进行「深夜的审判与处决」,反倒让叶修宁可自行办公。


        「大理寺少卿?」


        「啊,是,稍后的案件是……」

 

 





幽深的庭院,什么也看不见,白生悄悄地飞窜而入;他倒也不怕人瞧见,毕竟恩师孟公有令,再怎么不喜,也只能这样摸黑行事。说起来,终归是恩师的义女不懂得知所进退导致的。孟公虽因早年遇见了孟尝君那样皇上而有机会获得官位,然终归是鸡鸣狗盗的小技巧;自己纵然是被孟公收了徒、也是为皇上完成任务的一把好手,可若是什么身分掩护都没有、便也不可能承袭官位,故白生明面上还是个屡试不第的举子,并且认了孟公为义父。然而这名义上的姊姊虽同是义女,仗着年轻貌美、又是孟公心中最为疼宠的女儿,欺压其他的弟妹不说,更是娇养得尽是挑名贵的器具使用,深怕他人不知道她大小姐王儿纵然与孟公无血缘关系也能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可偏偏这回她要的是皇上指名让孟公从敌国使节一行人中偷来的珍品,目的是让使节临阵大乱、拿不出要进奉的礼品,便可将这群人一网打尽,狠狠挫一番敌国的锐气,更能不交换半点好处就拿到珍宝――却被这任性的大小姐直接从孟公书房里拿走,问也不问一句,还要他白生扛下黑锅;孟公虽气恨这女儿不懂事,却也没有任何办法,只得安抚了白生几句,再要他夜深人静时,至大小姐的闺房「偷回」稀世夜明珠。然而偏偏大小姐当日早上出门、与心仪的对象会面后,一心想着要让奶娘转告男子提前下次的幽会、或是早日上门提亲,期待而高昂的怀春少女因而辗转反侧;突然想到了从父亲那而拿来的夜明珠,忖度着镶嵌在衣服或是首饰上定能让男子对自己再三顾盼,便按捺不住的从床上起身、点燃身畔的烛火,正巧与白生对上眼――

 

 





        「白生想着必须完成师父的交代,再加上孟公在意的是义子胜过义女、国事胜过家事,便没有心软……不过王儿小姐命大,还吊着一口气。」


        「那,谁提告?」


        「是王儿小姐的未婚夫婿。」


        「不顾……闺誉?」


        「对方在乎的怕也不是小姐的名声,而是原本骗到手的万贯嫁妆飞了吧。」叶修冷淡地响应了周泽楷的问话,毕竟这样的小姐不为家里思考就算了,还差点坏了一家子姑娘的名声、带累其他姊妹不好议亲,真不知道孟公是怎么想的。「不过,这案子对周大人仍是难办。」


        「少卿何出此言?」


        「孟公的身分不一般,若不审的话,会让百姓对与大理寺相同的审判机构失望怨恨;可白生却是皇上属意的孟公接班人选,若是判得重了,又会违逆皇上的心思。」看着因为自己坚持避嫌而硬是要装冷淡的周泽楷,叶修虽然在心底偷笑,却也公事公办地为他的上司分忧解劳。「如此,大人还说这事不难办吗?」


        叶修眉角上扬的风情,让周泽楷内心燃起的不是对困难案件的热情,而是想教训眼前的下属、令对方不敢再瞧不起自己的欲火。可毕竟是在公众场合,周泽楷只得耐着性子,一字一字地说:「那么,少卿认为该如何?」


        「大人想如何就如何啰?」


        仗着周泽楷现在拿自己没办法,叶修趁着旁边无人时轻挑地响应了一句调笑的语言,原本是想着周泽楷不脸红、也会支支吾吾地假装严肃要他好好说话。哪里知道对方雷厉风行地立刻端坐在堂上,也不要叶修帮他纪录或是提供卷宗,只是像拨算盘似地劈哩啪啦就让原告和人犯上来,该问的问、该骂的骂,然后要叶修去传唤孟公;可等到叶修带了人回来,堂下的人早就都不见了,仅剩下周泽楷客客气气地将孟公留下来喝茶。饶是叶修伶俐聪明又诡计百出、早早想到这案件要怎么判才好,也不明白周泽楷到底是做了些什么,想要去调动档案卷宗,却被另外一名大理寺少卿江波涛告知,周大人审判完毕后即刻将卷宗送进宫中给皇上过目;即便叶修试着撬开江同僚的嘴,对方却三缄其口地说「我也不知道大人是怎么审的」给一语带过,搞得叶修十分郁闷。


        公务结束后,叶修拖着疲惫的身躯返家。离开叶府后只身在外,叶修早已习惯了没有丫鬟服侍的日子,只是简简单单地让小厮备好热水、交代了几句后,便让对方休息去了;沐浴完,叶修拖着湿淋淋的长发到书房,想着要不要干脆把卷宗搬回卧室、或是干脆搬一张卧榻到书房好节省时间和体力,最后还是觉得自己别浪费时间,麻利地处理起剩下的文档。丑正一刻,酸涩的眼睛和备用不足的烛火终于让叶修安分地回到了卧房;方躺下没多久,他就听见窸窸窣窣的声响,摸黑点燃几上的烛火,对上的是窗边一双黑溜溜、明亮却又不满的眼睛。眼见是周泽楷,叶修本打算放松地躺回床上,完全没料想对方竟猛地窜到自己的身边,解开了自己寝衣衣带、蒙上了自己的眼睛。


        「周大人,半夜不睡觉,跑来下官的家里做什么?」


        「不是叶少卿说,想如何就如何?」


        「那么大人想要如何?如那白生,来劫了下官一条命?」


        「命本就是我的。」虽然叶修看不见,但周泽楷仍是撩起了他尚未束起的长发,轻轻一吻;随即将叶修压回床上,伸手探进已然松垮的寝衣。「本官来,劫色。」


 

跨年最后一天不小心就开了车啊,大家小心不要酒驾

 



注:丑正一刻02:00~02:15

 

============================================

 

感谢与去年跨年同样的作死小伙伴今年一起维持我们的传统

先说明一下今年跨年联文的必备人物:孟公、白生和王儿

然后内容自定义,只要能宣泄一学期的不满(?)即可(◔౪◔)

 

写到中间的时候我都觉得我要离题啦,

必备人物太抢戏了真是可怕;

中间因为一直查不清楚古代审判的数据,

直接作弊通通带过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写什么,

最后只好开车向亲爱的大家谢罪٩(。・ω・。)و


 

写到这里,感谢这一年你们的支持,

未来也会继续努力下去的,爱你们(o´罒`o)


  38 4
评论(4)
热度(38)
  1. 北海 ぐ 冰宫草薰南陌 转载了此文字

© 草薰南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