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薰南陌

顏靈。
平日定居噗浪。

 

【周葉】惜流年42

★灣家繁體,如果有看不懂的请體諒QAQ

★私設注意,人物OOC可能有,不適者请迴避

★CP:周澤楷X葉修




「你們,還上不上課了?」


察覺到身旁的周澤楷有些不悅,卻礙於他帶來的並非「輪迴侯夫人」、而是「與夫人出遊時在邊關找到的隱居名士」無法開口,跟隨而來的方明華連忙催促眾人給學子講課,大夥兒才慢慢散去;不過仍有未能體會軍醫苦心的人,對著葉修大喊「下學後別急著走、記得喝酒啊」,並看著葉修笑盈盈地揮手應允後才離去,憋得周澤楷微微攢緊了拳頭、低聲吩咐一旁的小廝去交代那位將士課後王爺意欲切磋的打算,才拉了拉嘴角迎向葉修。


「前輩下學後直接回府?」


「那怎麼成,我可答應了蒙大哥要一起喝酒的,小周一起不?」


「……好。」


「那我等等讓小廝回侯府拿幾罈興欣釀的烈酒?」


「前輩去講學吧,我打發人回去就是。」


「行,那我去了。」


看著葉修離去,周澤楷沒差遣下人回府,反而是囑咐了方明華幾句,便親自回到輪迴侯府取酒。他先進了書房,趕緊完成今日的工作、預先寫好隔日可能要告假無法上朝的請罪摺子,並讓侍婢至膳房叮囑多準備一些下酒菜後,便在府內挑選葉修應當會喜歡的釀飲;先是親自到存放酒罈的倉庫找了名貴的酒品,又至舟夜苑拿了葉修交代的酒水,最後在前往私塾的路上多買了一些小攤販私釀、但行軍前常常預備著上戰場時獎勵用的烈酒,便走向目的地。發現因為早上的引薦,許多授課先生的教學時間拉長了,只得先在私塾內晃悠、四處走走瞧瞧,無意間晃到了軍醫處,意外聽見方明華與大嫂的話語聲;周澤楷本想馬上離開、避免探聽他人隱私,哪知道兩人的對談內容吸引住他,令他停下了離去的腳步。


「我總是希望你辭去軍醫一職,但也明白你待在京城陪我的時日已相當多,不應再想著束縛你……」


「別擔心,我並非在戰場的最前線,也會小心的。」


「但每回記掛著夫君在戰場上,憂心著沒能給你誕下子嗣,又惦念著不知能與你共度多少時間、深怕你在我不知情時消失……」


「莫哭了,我承諾我定會伴你直到白頭的。」


聽著大嫂的低泣聲與夥伴的撫慰,周澤楷無法遏制自己的思考,聯想到與葉修之間連開頭都沒有的愛情,究竟有沒有可能像戰友與妻子的情感一般深刻?


願得一心人,白頭不相離。


自己究竟有沒有辦法與葉修走到生命盡頭呢?若是友情、甚或是一輩子的兄弟情,只要他閉口不言、不被發現,想必答案是肯定的,興許會比自己料想中更為親暱,即便要求葉修與自己終生共寢想來對方也不會拒絕;可若是他按捺不住的表明心意,別說白頭,恐怕轉眼間對方就消失且終生再也不見。


周澤楷緩緩地搖了搖頭,確認裡頭的戰友已開始情人間的悄悄情話、無暇注意外頭的動靜後,悄悄挪動自己的步伐,放空思緒往演武場走去;他趁著與蒙大將「切磋」之時甩去腦內的煩憂,卻始終無法放棄向葉修告白的想法,以致於差點沒被逮到空隙的蒙大將踢飛出去,所幸及時反應過來、讓他僅僅是擦破了一塊皮。


「侯爺沒事吧?」葉修礙於身分,匆忙奔來後僅能不那麼親近的拉起跌在地上的周澤楷,仔細的檢視周澤楷身上的傷處,連忙從懷中掏出小藥瓶為他療傷,還向一旁的蒙大哥賠不是,說是略通醫術又暫居侯府的他今日先護送侯爺回府、改日再與諸位好漢痛飲一番,更是說他已託王爺送來自己私釀的酒,請蒙大哥好好品鑑下次一敘。完全被酒水吸引注意力的蒙大將連聲稱好,心不在焉的允諾後便趕往前院、深怕去晚了自己沒得喝了,全然沒注意到葉修小心翼翼扶起周澤楷的模樣,更未注意到因葉修悉心照護而忘卻憂愁、面露喜悅之情的侯爺。



===================================


必須聲明蒙大將就是受到《琅琊榜》影響,太可愛啦要讓萌大哥(?)出場一下xD

 


  8 6
评论(6)
热度(8)

© 草薰南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