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薰南陌

顏靈。
平日定居噗浪。

 

【周葉】惜流年41

★灣家繁體,如果有看不懂的请體諒QAQ

★私設注意,人物OOC可能有,不適者请迴避

★CP:周澤楷X葉修


 

 

        回到京城後,葉修是沒怎麼悶悶不樂,反倒是周澤楷因為自己期盼中的旅行過得不夠恩愛甜蜜、還要上朝應付那些明知自己無意爭位卻拉著自己當擋箭牌的討厭政敵,有些懨懨的;看著周澤楷不開心的模樣,葉修以為對方是因為需要再次應付大量的公務而不快,常常到書房陪他、晚上就寢時也不用周澤楷撒嬌便陪著他說話就寢――畢竟也在朝堂上摸爬滾打了多年,葉修的體貼成了周澤楷意外的收穫,周澤楷自然就耍賴似地多鬧了幾天的脾氣,在葉修因臉皮薄而近乎揭露周澤楷厚臉皮的真相後才收斂了點,只是仍不肯放葉修晚上回舟夜苑歇息。


        「小周你也年紀不小了,怎麼總纏著我一起睡?」


        「先前說過,一直一起睡,前輩身分高的。」


        「可偶爾也……」不知怎麼的葉修面容有些泛紅,扭扭捏捏的不如平日直率坦言,「小周你,難道沒有想要自己一人就寢的時候?」


        「這、」周澤楷心底暗暗的想,就算是成親當日葉修的模樣令自己難耐不已,他都不曾想過要與葉修分開入睡,思來想去心愛的人撩人與可愛的模樣就只當給自己瞧見,即便每天晨練前便得先至井旁澆一桶冷水,他也不想與葉修分別躺在兩床榻上;嚴格說起來,僅有青春時期初視情滋味卻什麼也不敢座、年少躁動又怯於讓躺在一旁照顧自己長大的葉修知曉時,才有些想打地鋪,能夠克制後便再也不曾如此想過了,「沒有。」


        「小周沒有啊……」


        周澤楷全然不知道得到回應的葉修內心湧起反省與羞愧的浪潮,只是摸著對方的手,小心翼翼的問道:「晚上吵著前輩了?」


       「沒有沒有。」葉修打斷了周澤楷的提問,回問周澤楷:「說起來,課程都安排好了?要準備授課了嗎?」


       「前輩晚點去沒關係。」


       「知道你擔心,別緊張,我會把面具戴好的。」


       周澤楷怎麼勸都無法勸退葉修,只好告訴葉修一定得和自己一同前往、加之課程的隱密性不可天天講授,才許好隔日至武人私塾的約定。周澤楷本想繼續追問葉修為何如此的想分房睡,可對方一溜煙的拋下一句「我去確認面具化妝那些用品」之後便跑回舟夜苑,他只得至書房處理剩餘的文檔;期間江波濤來了一趟,周澤楷忍不住說了句,沒料到江波濤堵了句「難道沒出征時你願意每天跟我睡在一塊兒?」


       周澤楷想像了一會兒那樣的畫面與心情,內心小小做嘔一番後便將自己實話實說的摯友趕出書房,沉下心辦理公事,哪知道進行了一段落後突然想到葉修現下對自己的感受只怕正如自己對江波濤的心緒,不禁微微鬱悶起來。可晚上回了主院,看見葉修坐在飯桌旁等著自己的模樣,周澤楷又半點惱怒不起來,乖乖的在愛人身邊坐下給他挾菜添飯。


       真是拿葉修一點兒辦法也沒有啊。


       隔日領著葉修到武人私塾介紹給一眾兵將時,周澤楷更深刻體會到這一點。頂著蘇沐秋的容貌、又化名為「蘇澄萩」的葉修,在一群人間談笑風生,活潑風趣的言語與傲人的武藝逗得向來軟硬不吃的諸多將士呵呵大笑,攬著葉修的肩直嚷著要是私塾裡有不識相的小毛孩兒欺負他、定會幫他狠揍一頓讓不懂事的孩子乖乖聽話;更有的拽著葉修,說是等下了學後,大夥兒難得上趟酒樓,或幹脆讓小廝去扛幾壇酒,讓相見恨晚的他們痛快的聊一番……

 


  10
评论
热度(10)

© 草薰南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