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薰南陌

顏靈。
平日定居噗浪。

 

【周葉】光療指甲的好處絕不僅僅是美觀……

★灣家繁體,如果有看不懂的请體諒QAQ

★私設注意,人物OOC可能有,不適者请迴避

★CP:周澤楷X葉修




蘇沐橙最近迷上了自製光療指甲。


一開始是楚云秀夏休期在社群網站上發的照片吸引了她,在好姊妹的邀請下蘇沐橙也親身體驗了一回,自此對光療指甲陷入無法自拔的愛。第一次嘗試時有些不習慣,畢竟指甲被削薄、又被無數層的光療指甲油增厚,的確不是平日的手感,練習時手速慢了僅有數據才會顯示的那細微差距,難怪楚云秀的初次嘗試也是挑在沒有正式比賽的夏休期;可隨著逐漸適應指尖的重量,繪有色彩的纖細手指在鍵盤上靈巧地翻動反倒更加賞心悅目,令她訓練的心情都不禁上揚了好幾分。可惜的是,雖然做一次光療指甲能在手指上停留一個月甚至更長的時間,但卸甲後仍是需要一段指甲的修復期,即便有的設計師建議可以卸甲續作,可指甲的狀況會變得稍嫌不佳,之後若是自己簡單塗指甲油才能出席的代言場合反倒更為不便。


可蘇沐橙實在太喜歡光療指甲如同盾牌的安全感,她甚至忍不住去購買了光療機,將網路上的教程全看了遍,再加上職業選手穩定的手部操作,作為蘇沐橙頭號免費指甲彩繪試畫客人的陳果為她的技術讚嘆不已;蘇沐橙興致高昂,拉著興欣的網吧小妹一個一個免費試作,只差沒有在網吧裡擺攤接單,彷彿退役後便能投入光療指甲設計師的大業。


不過她依舊不滿足,於是她把目光放向了已經退役、擔任指導的葉修身上。


「不行,畫那麼重的指甲,我還怎麼打榮耀啊?」


「你都已經是榮耀之神了,不是應該增加一下挑戰嗎?」


「但我一個大男人畫這些什麼東西做什麼啊?乾乾淨淨的指甲不好嗎?」


「葉修哥你就答應讓我試試嘛……」


果不其然,撒嬌的最終殺器一出,葉修就只能無奈的同意。蘇沐橙像是得到新玩具的孩子般興高采烈,還再三向葉修保證她絕不會畫常在女孩子手上繪製的各色花朵或可愛動物,而是會為自己的哥哥打造最適合的指尖藝術;她甚至信誓旦旦的說會先製作一幅草稿圖,只要葉修看了不滿意可以不斷反覆調整――前提是不違反蘇沐橙與一般人的審美流行觀與保持一片空白即可。


於是幾日後周澤楷到興欣來接葉修時,映入眼簾的便是葉修癱在椅子上,將雙手應蘇沐橙「放進光療機」、「換另一隻手」要求的伸出又收回的模樣。


「這是?」


「沐沐最近迷上光療指甲,可興欣的女孩子都給她畫遍了,這不才找到葉神頭上嗎?」


「這樣啊。」等待過程中的周澤楷雖然沒有發表任何評論,但其實他心底覺得,葉修的手無須修飾便已足夠美麗,不明白蘇沐橙為何不能等其他女孩子想換新造型了再繼續彩繪、或是乾脆到他們輪迴一趟幫女性工作人員增添生活樂趣,而是非要找葉修實踐自己的能力。相較於一旁女孩子們驚呼連連的喊聲,周澤楷只是靜默地坐在一旁,期盼著葉修快些結束,兩人好一起去吃個晚飯、再回到兩人在一起後在H市購置的居所。


周澤楷翻動著手上的書頁,覺得有些昏昏欲睡時,一襲陰影掩上了他正閱讀的文字;抬眸一看,發現葉修一臉生無可戀的模樣看著自己。雖說他覺得葉修原本的模樣最好,可他仍舊是輕輕執起了葉修的手,仔細端詳上頭的花樣――兩手的大拇指分別繪上君莫笑與一槍穿雲的Q版人物,小指則各是榮耀的LOGO與冠軍戒指的模樣,其餘幾指則是千機傘、碎霜與荒火等重要配件的彩繪;考量到葉修的性別與君莫笑花花綠綠的配色,大拇指的背景採全透明、其他則是淺藍色調的暈染,同時指甲形狀則修剪偏圓形而非尖角,看上去既柔和卻又不會過於女氣。


「周隊覺得怎麼樣啊?」眼見男人在欣賞自己的精心傑作,蘇沐橙簡單的收拾了一部分的瓶瓶罐罐與用具卻暫時不打算抱回自己的屋內,便蹦蹦跳跳地來到兩人身邊。


「葉修的手好看,蘇隊畫的也好。」


「行啦,我想知道你說葉修哥不畫也好看。」蘇沐橙微微噘起了嘴,「算了,你們兩個快去約會吧,下次再讓葉修哥給我畫一次指甲彌補剛剛對我心情造成的傷害,去吧去吧!」


相較於葉修彷彿靈魂被掏空的模樣,並不需要因此而被畫上幾筆指甲的周澤楷倒是十分輕鬆,自在地牽起葉修的手離開。


在周澤楷的嚴格規定下,兩人約會時一定有個前往僻靜郊外漫步散心的行程,好好鍛練葉修的體力並呼吸新鮮空氣。握著對方手走路的過程中,周澤楷忍不住輕撫葉修的指甲,平日裡總會有些反抗的葉修此時倒是毫無反應,像是因為光療有了許多層保護而不再如原先敏感;察覺到了這一點,葉修就有些壞心的用自己的甲面去摩娑周澤楷的掌心,相較於平日以指腹摩擦的曖昧、甲面異樣的觸感反而更撩動人心,逗得對方鬆開他的手也不是、繼續握緊他的手也不是,最後只得拽著他的手指晃呀晃的。等回到了共同的居所,兩人仍樂此不疲的玩著這全新的小遊戲,如同一般陷入熱戀的情侶――而一般的情侶共處一室小打小鬧,往往會不慎擦槍走火。


周澤楷一直到此刻才真正體會到了葉修若是作了光療指甲帶給自己的好處。


同為職業選手,過去兩人親密時,都絕對不會傷害彼此的手,無論是緊抓對方的手臂制止行動、或是以指甲刮弄對方的肌膚,都是不可能出現的場景;即便是他們都有定期修剪指甲的習慣,仍然可能會因為一個沒注意而傷害到對方寶貴的身體部位,所以即便葉修有不願意接受的行為,也往往只是推開或是拍打周澤楷,從來沒有過激的反應。然而,興許今天周澤楷做得有些過分了,視線已渙散迷離的葉修似乎有些恍神、不清楚自己在做什麼,指甲瞬間刮過了周澤楷的背脊,周澤楷倒是沒什麼反應,但葉修隱隱配合的動作卻瞬間停了下來;他甚至不顧周澤楷仍與自己緊緊貼合,硬是推著周澤楷鬆開自己、讓對方轉過身給自己檢查,卻意外的發現對方的背上一點痕跡也沒有。


「咦?」


「怎麼了?」


「不是啊我剛剛那力道應該會留下痕跡吧……」像是要確認自己說的話,葉修像是在市場挑揀肉片試圖將周澤楷翻來覆去,卻實在擰不過對方的肌肉,只好小心翼翼地伸出自己右手食指的指尖,在周澤楷的手臂內側以同樣的力道刮過――依舊是一點痕跡也無。又實驗了兩三次,發現這圓圓的指甲真的不怎麼傷害周澤楷為了代言精心保養的肌膚、也不會刮紅葉修柔軟的嫩肉後,兩人驚訝的對視一眼;可還不等葉修訝異的話語出口,就又再次被推回了柔軟的大床上,只見周澤楷的眼睛閃閃發亮,像是發現了最令他開心的小祕密一般。「小周?」


「你可以盡情抓我了。」


「什麼?欸等等、喂!」這才明白周澤楷的言下之意是「我也不需要客氣了」的葉修,卻什麼也抗拒不了,只得以比方才多了五分力的力道狠狠攻擊終於可以全心全力投入自己身上的男人;可惜的是對方一點都不把他的小動作放在眼裡,反而相當享受,還有些壞心眼的說著風涼話。


「小心太用力指甲壞了,蘇隊會難過。」


「你滾!怕她難過你就停手啊!你給我、唔……」




  17 2
评论(2)
热度(17)

© 草薰南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