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薰南陌

顏靈。
平日定居噗浪。

 

【周葉】惜流年33

★灣家繁體,如果有看不懂的请體諒QAQ

★私設注意,人物OOC可能有,不適者请迴避

★CP:周澤楷X葉修



 

        入了方才撒過喜果、也喝過合卺酒的新房,葉修先扛著周澤楷坐到了椅子上,又從一旁的銀盆裡沾濕了布巾、為周澤楷拭去額上與髮際滲出的汗珠,好一段時間後,周澤楷睜開了有些疲憊的雙眼、讓葉修別忙了,好好坐下來休息。


        「小周,所以今晚我們要一起睡,是吧?」


        「之後都要一起。」


        「啊?」


        「這樣是對前輩的重視。」周澤楷站起身,拽著葉修到床邊坐下,但握著的手卻沒有放開。「新婚也有十日不用上朝,一直和前輩待在一起,府裡和社交圈身分比較高。」


        「這麼說倒是提醒我,日後沐橙若是嫁人可得叮囑她這點。」葉修陷入了自己的沉思好一會兒,才又想起了一件差點被他遺忘的事實:「等等,社交圈?」


        「前輩不想?」


        「倒不是不想,只是成天頂著面具挺麻煩的……」


        葉修這麼一說,倒是提醒周澤楷,雖然有「葉茠」的身分、加上極為逼真的面具,但凡事要現身於人前,葉修仍舊得是「葉茠」而不能有一絲鬆懈;正因如此,周澤楷才會撥出舟夜苑,並且應允葉修白日皆可待在他的院落、裡頭進出的人也可以自興欣跟隨而來的心腹,讓葉修能自在的以自己原本的面貌行走生活。周澤楷細想,若是勉強葉修為了自己與侯府的發展、甚至是未來霸業的謀劃,侷限他獨具魅力的性格、天生自由的靈魂,實在不是周澤楷願意見到的;由自己選擇的話,周澤楷寧可放棄興許會縮短的路徑、容易達成的未來,也要保存他從小見到且直至現在依舊秉持初心、令人著迷的葉修。


        「前輩可以不去。」


        「這樣不會給小周你不好的影響嗎?」


        「他們不敢說的。」


        「我不去也聽不見別人說些什麼啊,可這樣你也聽不見、察覺不了一些陰謀了。」葉修笑了笑,拍拍緊握著自己的周澤楷手背,「這樣吧,有異動或本就不安分的大臣府邸邀宴,你就帶上我,其餘的便推辭了事,嗯?」


        「前輩說了算。」


        「那就好。」葉修打了個呵欠,眼睛都快有些睜不開,他伸出手揉揉眼睛,往後癱倒在床上,像小動物似的蹭了蹭床單、慵懶地說:「我們睡覺吧?」


        「好,幫前輩洗梳。」


        「不用不用,」葉修摘去自己與周澤楷頭上的冠飾、褪去彼此身上沉重的禮服,僅剩下單薄的裡衣;夜裡微涼的空氣讓葉修打了個寒顫,倏地竄回床上,甩動足尖踢掉自己腳上的鞋子後,葉修戳戳周澤楷的手臂、讓他趕緊也脫去鞋子上床休憩。周澤楷緩慢的脫去鞋後,正準備彎腰撿拾葉修胡亂扔在地上的衣物與飾品,葉修竟又坐了起來抱住他的後腰,令周澤楷怦然心動、以為葉修要做些什麼,哪知道葉修僅是說了句「明天再收拾吧,還要早起進宮謝恩呢,快休息吧」便又倒頭就睡,害得周澤楷好生鬱悶。


        先前方明華成親時炫耀了好長一段時日,現在還時不時嘲笑武人私塾的夥伴盡是一群不懂情愛傢伙的大喜之日,聽上去是那樣令人目眩神迷,怎麼偏偏他的洞房花燭夜,竟是這個樣子呢?


  16 26
评论(26)
热度(16)

© 草薰南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