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薰南陌

顏靈。
平日定居噗浪。

 

【周葉】惜流年24

★灣家繁體,如果有看不懂的请體諒QAQ

★私設注意,人物OOC可能有,不適者请迴避

★CP:周澤楷X葉修


 

 

        「這……」


        周澤楷猶豫了半天,不知道自己該不該說句「婚前怎麼能私相授受,快去準備主院裡的另一間房」好彰顯他搖搖欲墜的正氣凜然,可又覺得大半夜了這麼折騰下人實在不是自己的風格;左思右想,周澤楷做好了自己直接睡在書房小憩用的榻上之準備,葉修卻開口了。


        「就別勞煩管家與下人了,不過就一個晚上,我和侯爺擠擠也使得。」


        「葉公子若不介意……」管家一面說,一面偷偷用眼角餘光瞄了周澤楷一眼,確認自家主子沒有半點反對的意思,連忙補上後續的應答:「那小的就讓奴才們另外準備靠枕與被褥給公子,公子與侯爺先至浴池盥洗吧!」


        「晚了,準備木桶簡單洗洗就行。」


        「是,小的這就去準備。」


        渾然不覺自己的命令讓管家在心底悄悄揣測晚膳究竟是有多補,補得侯爺都變得急色、連浴池都懶得去,但也不敢多說什麼,只得交代下頭的人快些準備好。待胰子、澡豆等沐浴品連同木桶放在主院的沐浴間裡,管家隨即前來請兩位過去,哪知道葉修擺了擺手要周澤楷先去,而周澤楷亦毫不抗拒更不打算邀約的逕直走了,讓管家百思不得其解;至於侯爺沐浴完,葉修連小廝侍女都不許跟,一個人乾乾脆脆又迅速地打裡完自己,便讓所有人退下。兩個人安安靜靜地躺在臥榻上,肩並著肩一如周澤楷幼時,差別僅是手背貼著手背、不再因擔憂當年的小小男孩半夜噩夢而交握;即便兩人仍算清醒,卻不知該與對方說些什麼,最終仍是葉修先開了口。


        「小周,明天把院落圖紙給我吧。」


        「嗯。」


        「我不管結契的事,會直接去修整院子啊。」


        「嗯。」


        「真的不怕我把你的屋子拆了啊?」


        「嗯。」


        「那就順便把你藏在臥室這裡的小黃書燒啦。」


        「嗯……等等!」周澤楷瞬間從躺臥的姿勢彈了起來,黑暗中看不清他的臉,但葉修完全可以想像那比一邊燭淚更加火紅的面容,不禁趁著周澤楷同樣看不見自己的情況彎起嘴角。「前輩剛剛!」


        「小周你沐浴的時候我就翻了翻、想找找圖紙,畢竟你說沒有祕密的啊?」葉修伸出手將僵硬的周澤楷拉回床上,為已經有些呆滯無思考能力的侯爺蓋上了被褥,順帶再多調戲幾句:「春色圖哪個男孩沒幾本呢?的確不是祕密啦!」


        「前輩!」


        不知道是太過羞澀而著急的想堵住葉修的話語,或是因為晚膳吃的太上火,周澤楷直接側過身去吻上葉修的唇――衝動之舉把兩人都嚇懵了。周澤楷滿腦子「怎麼辦」、「前輩會不會生氣」之餘,晚膳的大蝦與鱔魚依舊火辣辣的發揮「唇好軟好好親」、「前輩很甜」的作用;至於葉修則是訝異於周澤楷的處理方式,心想對方肯定是在人人一肚子黑水的京城裡給帶壞了,居然學會這麼損人不利己的方式來塞住自己的垃圾話,不過終歸是因為自己說得過頭,葉修也沒推開對方。兩人反而是對視了幾秒後默默分開,各自躺回各自的位置,由於僅是蜻蜓點水般的相觸、沒有渴求新鮮空氣的喘息,反倒是平靜的呼吸聲流淌在他們之間。


        「前輩,能幫忙暫時管著後宅嗎?」


        「是可以,但現在誰管著?」


        「怎麼不讓他繼續管著?」


        「有的事交給前輩比較放心。」


        「行,那就帳冊連著圖紙一起給我吧。」


        「好,前輩晚安。」


        「晚安。」



  7
评论
热度(7)

© 草薰南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