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薰南陌

顏靈。
平日定居噗浪。

 

【周葉】代購脣情(2017周澤楷生日賀文)

★灣家繁體,如果有看不懂的請體諒QAQ

★私設注意,人物OOC可能有,不適者請回避

★CP:周澤楷X葉修

 



        周澤楷退役之後,專心地做起了模特兒的工作。說是「專心」,也不過是比以往多用了點心,畢竟昔日多數的時間仍在訓練,拍攝廣告、雜誌封面照都是副業;雖然沒有完全離開電競圈、仍會時不時幫忙代言新遊戲與比賽,但相較於擔任教練與技術顧問的葉修而言,周澤楷的確是將大部分的心力投入過去為戰隊賺取贊助費、宣傳費的工作上。不拍攝的時間,周澤楷都會回到與葉修同住的城市,陪葉修打打榮耀,其餘的時間則聘請家教至另外購入當作教室用、避免打擾或暴露他與葉修生活的公寓小樓層上課;周澤楷十分清楚,模特兒與電競同樣是吃青春年少的一行飯,即便他手頭上與銀行戶頭裡的錢已不愁他與葉修後半輩子的生活,他仍是想多計畫一些、也想多學習新事物,避免成為一個乏味而無趣的人。


        可拍攝往往不是一天就能結束。有時,周澤楷必須在不同的國家逗留幾日,甚至會因為氣候不佳而延誤工作進度、在機場附近甚至機場內過夜,相較於退役後擔任他經紀人的江波濤與工作人員的不安、頻頻與其他代言廠商與航空公司交涉,周澤楷通常抱持著既來之則安之的心態,在機場裡四處閒逛,偶爾還問問葉修對於免稅商品有沒有興趣;三番兩次下來,他沒給葉修買多少禮物,反倒為蘇沐橙帶了許多貢品,有時還給自己的粉絲轉發微博抽獎――而這讓江波濤與蘇沐橙不禁開啟了一個新思路:


        「小周,你有沒有考慮,出國拍照的時候順便做代購?」


        「代購?」


        「是啊,畢竟你都是要帶這些東西回去送人,不如再多帶點回去賣?」


        「但這樣,代購賺錢的留學生……」


        負責遊說的江波濤頓了一下,留學生在網路負責代購、賺外快並不是未曾聽過的新聞,對於許多父母攢了一輩子前送他們出國、生活過得緊巴巴的留學生而言更是一筆能夠藉機看看更多不同地方的好生意,周澤楷既然不缺錢,自然不願意破壞許多留學生能夠過得好一些的夢想;但也有許多以代購為主業的人,透過在異地購買需求貨物並通過郵寄等方式送抵買家以賺取差額,賺取生活與工作費用,縱然職業不分貴賤、代購也是需要耗費極多心神與時間,可那些以劣質品冒充正版品的代購者,卻著實令人不齒。


        「不然這樣吧,小周,我們只負責接單,不主動囤貨,你覺得怎麼樣?」


        「我想想。」


        雖然用「要再思考」應付,可周澤楷其實沒有遲疑許久便同意。蘇沐橙負責經營代購帳號與開發新客戶、江波濤在管理周澤楷工作的同時用手機查看蘇沐橙傳來的新訂單和寄貨進度,周澤楷則負責在前往不同國家時至各地夠買消費者指定的產品;相較於一些有資金的代購為先購買一些熱門商品囤貨,周澤楷他們比較像是「許願池」,顧客先來下單,蘇沐橙表示收到訂單後轉由周澤楷去尋找貨品,找到後先詢問客戶是否還對商品有興趣後,再由周澤楷購買回國後並從江波濤處發貨――因為周澤楷的工作不定時,所以顧客的商品拿到時間也沒有準確的時間表,因此他們最開始的生意不大好,大多都是職業選手們的友情訂單、傳不了什麼前的友情價;不過他們也不缺錢,也不是特意飛到指定國家,他們便也不大在意,權作是興趣玩玩、打發時間。


        直到某天蘇沐橙發來有些遲疑的訊息:「這支唇膏,找得著嗎?」


        熱愛拍照開箱的網美指名要A牌的唇膏,蘇沐橙向來關注美妝消息,自然知道這項產品已然斷貨,還特意告知對方「我們不一定找得著」,哪知對方回覆一句「因為大家都找不著,所以不抱希望的嘗試看看」,氣得蘇沐橙差點直接在訊息視窗裡打上一句「我就要找給妳看!」可冷靜下來之後,她只是依循往例發接單訊息給江波濤,並特意提醒「國內已經絕版了」;江波濤查了一下,正好周澤楷人在歐洲拍攝年曆,便把訂單交給了周澤楷。最初,周澤楷是在英國尋找,通常看見周澤楷的外貌與有禮的語氣,櫃姐便會和善又熱切的解決他的代購訂單;可這一回,周澤楷才剛把唇膏的型號說出口,櫃姐瞬間花容失色:「那早就沒有了!全英國都沒有了!」嚇得周澤楷差點連蘇沐橙要的其他型號都忘了買。


        對於一般留學生而言,他們不會把代購當成一輩子的事業,基本上會選擇放棄這種困難且吃力不討好的訂單;可周澤楷曾經領著輪迴站上頂峰,他知道那種打敗了諸多敵手後內心暢快不凡的感覺,也記得面對打敗葉修這樣不可能的任務後失敗仍毫不後悔的心情,因此他選擇不回覆蘇沐橙,而是繼續在其他國家搜尋。可四處尋找,就連A牌誕生地的義大利都是「缺貨」、「絕版」,不斷的被打擊希望令周澤楷這樣一路走來總被稱為人生贏家的人,都能稍微能夠體會過去杜明嚷嚷著「又被拒絕了」的悲傷心緒;不論是A牌的專屬店,或是暢貨中心與免稅商店,周澤楷幾乎踏遍了歐洲所有A牌出現的地方。


        就在周澤楷要回國的那一天,飛機延誤,周澤楷便將行李扔給江波濤、自行往免稅商店晃去,見著了A牌的標誌便進了店內,他也沒認真搜尋、僅是視線淡淡地掃過,竟就被他瞧見了那型號的唇膏,架上還陳列了三支;周澤楷毫不猶豫地上前拿下後交給櫃姐結帳,櫃姐還笑笑地說:「先生您真識貨,女朋友肯定會很高興的。」


        「女朋友」應該沒什麼興趣,不過女朋友的妹妹想必會很開心。


        周澤楷回去後,默默地將這尋尋覓覓、竟在燈火闌珊處找著的唇膏扔給了江波濤,並通知蘇沐橙;蘇沐橙確認後開心壞了,聯絡了客戶、還被質疑不會是假貨吧,另她氣得一反平日良心代購的模式、多加了一筆「心理損失費」,並與楚云秀一人一支分了剩下的兩支唇膏。


        哪裡知道網美收到唇膏的那一天,竟特意發了一篇開箱文,更特意@與感謝了「修の業餘代購」;沒幾小時,許多同樣苦苦求該支A牌唇膏而不得的網美,殷切的委託塞滿了代購視窗,甚至「多久拿到都沒關係」。


        周澤楷過了好長一段不明白自己究竟是退役選手、還是模特兒,或是專業代購的時間。等到周澤楷發現時,他已經養成了經過A牌的店就會走進去,看看那支型號的唇膏有沒有現貨,有就掃貨、沒有就走的奇妙習慣;即便訂單已經全數消化完畢,周澤楷也改不掉這樣的慣性了,反正楚云秀愛上這個型號的唇色,就算買了也不愁沒人消化。一面想著,因為轉機而短暫停留的周澤楷拉著行李在杜拜機場裡閒逛,一面等待機場通知登機時間,看見A牌時腳步無法克制的又往右邊拐了彎踏入,眼神滑過去便看到五支特定的型號,手一揮便掃入了購物籃;走到了櫃檯,馬上被識破代購身分度說,還不小心手滑的又和櫃姐交換了微信號,忍不住又請對方在該型號再次進貨時通知自己。等到一系列動作都完成後,周澤楷已經坐在登機口,不禁狠狠地拿額頭撞了撞自己的膝蓋;一面聯繫蘇沐橙有沒有新的訂單、楚云秀有沒有要留下自用的,周澤楷突然浮現了一個奇異的想法,便默默在報給對方的總數裡扣除了一,悄悄地給自己留了一支。

 

一言不合就去代購的楷楷

 

============================================

 

【定時發布】

會寫這一篇,其實是原本答應幫做代購的朋友寫下她的勵志故事的……

結果她的商品介紹沒寫出來,倒是先寫了這個:;(∩´﹏`∩);:

另外我也沒有要幫A牌打廣告啊,我只是如實的呈現故事而已!

為了避免未來有抄襲、結果其實都是我寫的文章的尷尬情境,

先把我朋友的賣場貼出來,免得之後大家看到類似的故事誤會啦!

(當然如果妳們要委託代購也可以,只是我賺不到半毛錢所以有問題別問我啊)

 

最後最重要的:小周生日快樂(๑ơ ₃ơ)♥大家今天都快樂(๑ơ ₃ơ)♥

 


  16 6
评论(6)
热度(16)

© 草薰南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