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薰南陌

顏靈。
平日定居噗浪。

 

Monologue



世界上有諸多令人不快的事物。


你會開始懷疑,是不是自己的問題?原先的堅持究竟是對是錯?正如同他曾經那麼不願意接下廣告代言的工作一事,最初他認為,是自己的問題,是自己造成了朋友的困擾,因此在「目標冠軍」、「只想要贏」的個人願望之外,朝著第一名衝刺也有一部分彌補友人損失的原因;當友人不再將自己視作朋友、而是賠錢貨的商品時,他也不斷地說服自己,是自己害對方多花了許多時間、比對待其他人更要花心力經營,因此不願意將對方往壞處想,更不願意因為這樣意見相左的齟齬而與昔日頗照顧自己、已故友人的兄長,那他曾喚過無數生大哥的老闆分道揚鑣;可到了最後,對方有意無意的排擠與欺侮,或是口頭上「尊重」卻明顯無視他所有意見的決定裁示,讓他無法再安慰自己,亦無法默不吭聲的忍耐。


許多人說,他太不懂得反擊了。


事實上他一點都不想傷害對方。有些時候,過往的美好回憶仍舊縈繞在他心頭,不願面對現實的幻想也時常拽著他的衣襬讓他試圖再等等看、等等他的意見被接納與意願被認同;即便結果證實了那僅僅是虛無的謊言,他也從未想過要讓對方真正的倒下。並不是曾經教科書上「以德報怨」的高尚,而是自小的家庭教育,以及天生的情感柔腸,令他不願意趕盡殺絕;一來對方並未對他造成無可挽回的傷痛,二來遙望遠方、有更多值得關注的事,他沒有多餘的心力耗費在已經在名義上與自己無關的事物上。


即便在心底決定要放下,他在離開待了多年的地方時仍舊對自己有諸多質疑。是不是自己太沒有抗壓性了,未來即便找到了新去處最終也會陷入相同情境,坐實了許多外界眼中他們這一輩「草莓族」的評價呢?是不是業界其它的公司也都如此,是默認的潛規則,僅是自身毫不知情還想推翻現況?是不是最後會證實所有的身體不適只是自己逃避的藉口、老闆對他說過的話只是自己想要離開擔不住的重擔的謊言,騙著騙著想騙別人卻欺瞞了自己?


為此他躊躇猶豫,佇足不前,不知道究竟該不該離開;而得到了離開的機會之後,又要一直反覆地追問自己:這樣對嗎?


外人看不見的,始終只有自己明白。無論留下或離開,他心裡都破了一個不大不小的洞,是對過去的緬懷,也是對自己失去信心。那個洞,並不是旁邊的人說「我們支持你離開」,或是再更後來其他人為自己發聲的「不應該」、「這是恥辱」所能填補的;他想了想,或許他要的,是一個簡簡單單、不輕不重的擁抱。


雖然真正想要的,是對自己的認同。因為不知道自己做得對不對,所以選擇讓新事務的忙碌填補――但要什麼時候,他才能肯定自己當時的決定是對的呢?才能說服自己沒有做錯呢?


他真的,好想好想知道啊。



============================================


有些抱歉自己寫的不是正在進行中的〈惜流年〉,也不是已有規劃卻還沒著手的咖啡篇番外,而是不打算打TAG,也從頭到尾不打算讓角色名字出現、只有蛛絲馬跡的擦邊球。

畢竟讓喜歡的角色為自己代言,是有一些不知道該怎麼說的。

人生第一份正職工作快滿一個月了,卻覺得自己已經撐不下去。每次想要忍耐到約滿再離開,上司就會立刻做出令人想要立即走人的指示;理智上很明白,工作本來就不可能順利快樂,但感情上面對連假日都失去休息的權力、反覆變動的指令等諸多事件,不說壓力大會頭疼、喜歡寫寫這些小文章的靈感流失,就連食慾也消失的情況,讓我感到可能真的不能再繼續。

希望自己可以順利地說出要離開的話,也希望自己還能夠相信自己。


  3 4
 
评论(4)
热度(3)

© 草薰南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