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薰南陌

顏靈。
平日定居噗浪。

 

【周葉】惜流年05

★灣家繁體,如果有看不懂的请體諒QAQ

★私設注意,人物OOC可能有,不適者请迴避

★CP:周澤楷X葉修


 

 

        周澤楷回到王府後,過的是與往昔截然不同的日子。一開始他不明白葉修為何強硬的要自己回到王府,回到一個根本不愛他、他也不愛的地方,成日只是漠然看著那些父王扔在紅木桌上的經史子集,壓根兒沒有打算翻開敷衍的意思,也沒有在門派高山時主動好學的精神;即便下人奴僕卑躬屈膝的送上美食,偶爾還帶有點小討好的請周少爺、周小王爺用膳或沐浴,周澤楷也毫無表情,揮揮手讓他們退下別來打擾他。


        一開始不因為什麼帶他走,最後也不因為什麼而讓他離開。沒有留下的理由,不也應該沒有離開的理由嗎?葉修讓他走的原因……


        周澤楷努力的回想臨走時葉修說的話。那段話的解釋,應當是所有事物現象都是空幻的、生滅無常的,可明顯無法說明,但想想返家後眾人丕變的樣貌,他似乎有些理解,讓他見識人的善變,也讓他更明白世事無常的道理。在門派裡,周澤楷不是沒聽過葉修的經歷,僅是並未親身經歷,所謂的「大起大落」聽來比話本小說更為離奇;只不過回了一趟王府,周澤楷便清楚明白,一切確如夢幻泡影。明白了如斯道理,周澤楷不知自己究竟該如何是好,回歸王府後那些不長眼的妾室死的死、賣的賣,庶子亦是亡的亡、廢的廢,他什麼也不用做,更不需如以往擔心受怕地過活,隨隨便便放浪形骸亦能過完無憂無慮的王爺一生――


        葉修是想讓自己取回原本應有的生活,才送走自己的?


        若是自己變成自己最討厭的模樣,葉修還願意見自己嗎?周澤楷猛地衝至木桌前,拉開抽屜、掏出離開門派前葉修悄悄塞進他手裡的玉玦,那日他並沒有仔細審視,畢竟一心全是「不想回到那個地方」,哪有空暇參透究竟是有什麼含意的配飾;此番觸摸,溫潤的玉質構成了門派的標記,流蘇採用的是葉修最喜歡亦最常穿著的白色,彷彿是葉修以自身的清譽擔保周澤楷能隨時入山的承諾。這般想來,他便不該辜負亦師亦友的葉修隱藏極深的期望。


        周澤楷閉上眼,深吸了一口氣:「來人。」


        門外打著瞌睡候著的小廝趕緊擦了擦口水、忙不迭地摸滾打爬了進來:「少、少爺,呃不,小王爺有什麼吩咐?小的一定給您辦好!」


        「備車,出府。」


        「小王爺若要出府,得先跟王爺報備……」


        興許是深怕兒子再次神不知鬼不覺的消失,周王爺竭盡所能滿足獨子的一切要求,唯獨不包含外出,凡是外出必得通報;周澤楷剛回來時只覺心情鬱悶,自然沒想過要離府,可此刻他既然意欲前往書齋、重拾葉修教導他的課業,自然不能被一個小廝的畏縮怯懦給擋下。


        「去!」


        「是、是!小王爺稍等!小的馬上向總管通報!」


        被周澤楷周身散發的氣勢給震懾的小廝嚇得趕忙退了出去,還不忘讓外邊的小夥伴進去伺候少爺更衣準備外出,只希望嚇得丟臉的不僅自己一個。總管聽聞少爺要出門,亦是迅速通報了王爺,在王爺親臨周澤楷的書房、詢問了一番故作父慈子孝的同意,轉身離去時又立即派了貼身的暗衛緊盯著這不受控的獨子;周澤楷也不在意,反正現下的他亦沒打算離開。


        不過周澤楷亦下定了決心,當他要離開的時候,王府必定是沒有人能攔得住他的。



=================================


找到了一個每天都加班、午休還會被砍的工作......

應該暫定只能周末更新了(╥﹏╥)


雖然更可怕的是我今天寫了好久有種要坑的感覺啊( ´•̥ו̥` )

  7 7
评论(7)
热度(7)

© 草薰南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