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薰南陌

顏靈。
平日定居噗浪。

 

【周葉】惜流年04

★灣家繁體,如果有看不懂的请體諒QAQ

★私設注意,人物OOC可能有,不適者请迴避

★CP:周澤楷X葉修


 

 

        聽起來可笑又幼稚,嫡子只要立個繼室便能再得上無數個,有何可懼?可縱容妾室逼死髮妻,又讓妾室將自己的嫡子送往貧民窟、偏生這父親還認不出自己親子的汙名,便足以讓堂堂一名王爺陷入娶不著繼妻,妾室也抬不上正位的尷尬境地。


        只嘆那名護送他出府的護衛對母親用情過深,守了小小的孩子一年便過世。所幸他已教會周澤楷簡單的野外求生技巧,摘些果子、拿石子彈弓打打小鳥兒,爬爬樹偷些鳥蛋果腹,也讓周澤楷獨自堅持了一段時日;但即便如此自力更生,周澤楷仍是顯得個頭較同年齡的人小了一些,似乎營養有些欠缺,葉修僅瞧外貌便隱約查知,更趁著小孩在自己掌心寫字時輕輕扣住了對方的手腕確認猜想。


        「小周,不需要想這麼久吧?」


        「為什麼?」


        「嗯?」葉修在薄被裡一隻手撐著腦袋,一隻手繼續扣著小孩兒在自己掌心寫字的手,因為傷勢的關係使得原先懶洋洋的聲調更加漂浮,「什麼為什麼?」


        「為什麼要帶我?」


        葉修看了看不打算輕易相信自己的孩子,只是說了句:「不為什麼。」


        有些事可以有理由,有些則不。若此刻給周澤楷任何一個原因,這孩子勢必都不會答應一同離去,畢竟周澤楷肯定會認為當「為什麼」消失之後,他又將再次失去容身之所;因此即便葉修當真不圖謀什麼,也得謀畫了一番後才將話語說出口,不然深怕再次在已遍體鱗傷的孩子身心留下更多疤痕。所幸他的思量沒有白費,孩子僅僅攢著的手稍稍鬆開了一些,猶豫了半晌,點點頭應允了葉修的邀請;而彷彿是估算好時間一般,洞穴外傳入了同樣的銀哨聲,葉修又慢悠悠地拿起了掛在自己脖頸上的小墜鍊吹了一聲,外頭便有人摸索著走了進來。


        「少掌門!」


        「來的是你啊……帶我回師父那去吧,順便把這孩子帶上啊。」


        「是!」


        在一旁的人攙扶下,葉修站起了身,不忘指使跟在那人身後又緩緩步入洞穴的幾個人、輕聲地要求他們拿上周澤楷的東西後,用剩餘的那一隻手朝向周澤楷擺了擺:「小周,走吧?」


        看著周邊的人忙裡忙外,想想來的時候多麼低調倉促又小心,此刻的迅速同樣安靜卻沉穩,周澤楷慢慢地伸出手,搭上了葉修的掌心。


        回到了葉修師父所在的門派高山,先前因為嘉世蠻不講理、卻被葉修要求按兵不懂而默默隱藏的舊部,也紛紛前來此處投奔葉修。葉修本就功力不俗,再加上受傷發病不久便立刻被接至師父身邊休養,倒也沒怎麼吃苦,成日在山上繼續修練;至於被接回來的周澤楷,葉修也沒有強要他跟著自己學武,只是讓他與一些其他年紀差不多的師弟習字讀書,其餘時間便任由周澤楷在山上轉悠。周澤楷沒晃蕩幾天,便主動提出要葉修領他習武的要求,而葉修只是挑了挑眉便答應了。


        這樣的日子沒過幾年,周澤楷的家人竟找來了。正如周澤楷母親的預料,王爺娶不著續絃、府中又沒有身分夠格的孩子,苦無繼承人之下,便全力追尋髮妻遺留下的獨子;說也好笑,先前苦尋不著只怕是不夠用心,這番費力追查,便從葉修他們回山的路途間經過的村民與商家口中,找到周澤楷的下落。可周澤楷畢竟不是年幼的孩子,更何況昔日母親的身影還留在心中,再加上與父親分別以久而毫不存在的歸屬感,讓他有些不願離去。


        但葉修溫柔地摸了摸他的頭,說「小周隨時都可以回來找我」後,牽著他的手走至王爺面前,不輕不重地叮囑周澤楷因往日傷害與輕蔑而根本不放在眼裡的王府眾人:


       「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如露亦如電,應作如是觀。」



============================================


最近更新的很不勤勞,真是太抱歉了。

找到工作之後,一直處於焦慮與煩躁的狀況,聽起來很像福中不知福,但詳細的情形或許要等之後平復才能慢慢分享吧。

希望你們還喜歡這篇不知所云的坑。


  11 11
评论(11)
热度(11)

© 草薰南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