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薰南陌

顏靈。
平日定居噗浪。

 

【周葉】惜流年03

★灣家繁體,如果有看不懂的请體諒QAQ

★私設注意,人物OOC可能有,不適者请迴避

★CP:周澤楷X葉修


 

 

        眼見小孩沉默不說話,葉修咳了幾聲,又強撐著問了句:「不喜歡說話啊?那就我一直說,說到風寒好不了啦?」


        此話一出,小孩馬上伸出了還有些肉嘟嘟的手遮在他的嘴唇上,卻又有些倔強地盯著他看;葉修雖然病著,但覺得這小孩挺可愛又有個性,便輕輕的把小孩的手撈了下來,用自己的右手食指在對方的掌心輕巧地寫下自己的名字。葉修想的是,一方面能看看這小孩識不識字,一方面也能當作逗逗小孩兒玩,於是寫完之後便鬆開了手;哪知道這孩子歪了歪腦袋,抓回了他的手,寫上「周澤楷」三個字,反倒令葉修在心中瞬間嚴肅了起來。


        一開始瞧這孩子在洞窟的模樣,葉修以為這孩子是出生便待在這,才會對一切如斯熟悉;可仔細觀察自己身上的薄被上頭,刺繡的繁複花紋並不是山間的鄉野小戶攢上十天半個月便能買得起的,再加上剛剛這孩子在自己掌心裡頭寫的名字,一不是常見的阿虎三郎,也不是隨隨便便就能寫出的字,便可推知這孩子的來歷定然不凡。葉修看了看周澤楷倔強的臉,暗自想像了孩子的身世,卻苦無自己也才剛淪落得灰頭土臉,定然無法探查什麼資料,便只得暫時擱置,順道問了句:「小周要不要跟哥走?」


        周澤楷稚嫩的臉龐,卻露出了冷漠的眼神,彷彿在問葉修「被我救了還談什麼跟你走」的模樣,令葉修忍不住掀開了薄被,撈出自己藏在領口內小銀哨,吹出了一段稱不上美妙、詭異卻奇妙的節奏,中途還因為葉修傷勢未恢復、中氣不足地咳了幾聲中斷,但周澤楷不知怎麼地無法移開自己的視線;病態蒼白的唇,湊在銀色的哨子的孔洞上,周圍的金屬面仍朦朦朧朧的映出另一雙薄唇,彷彿隔著不同的口氣親吻,分明傳遞的只是冰涼又有些古樸的音調,可他總是覺得有些不合時宜的魅惑隱隱約約透出,讓周澤楷沒能在葉修再次追問時立刻反應。


        「行了小周,該不是對哥這哨子有興趣吧?」葉修又躺回了薄被裡,但不忘問了第三回:「小周,要不要跟哥走?」


        為什麼不走?周澤楷愣了愣,終究是沒把這句當作回答說出口。


        作為王府裡的孩子,周澤楷沒怎麼體會過真正的錦衣玉食。的確,相較一般平民,他過的已是令人艷羨的好生活,可相較於他的兄弟,差的絕不是一丁半點;他的母親有著令人驚嘆的容貌與高貴的身分,可換得的僅是丈夫的無視與冷待,反倒是其餘妾室侵門踏戶般的嘲諷,以及有如佛堂靜坐般的冷寂。周澤楷的母親不爭不搶,卻不代表他人不怨不害,在母親臨終前,周澤楷才知道母親早已託了閨閣時期至愛不悔且深信不疑的護衛將自己帶走,帶到這不僅藏了諸多母親偷運出來換成不易追查的銀票、以及他身分憑依玉石等貴重物品,更難以猜測是何地的洞窟。


        ――找不著唯一的嫡子,便是母親的報復。

 

=======================================


我真誠的覺得生活逼得我必須要復健,我現在到底在寫什麼鬼......

我可能需要刪掉我自己重來(╥﹏╥)


話說那天陪夏令營的小孩去參觀某工廠,走的是貨物通道,

結果就看到某個令人多注目兩眼的商品名稱〔看圖〕,

莫非是要我產肉(◔౪◔)





  10 14
评论(14)
热度(10)

© 草薰南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