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薰南陌

顏靈。
平日定居噗浪。

 

【周葉】惜流年01

★灣家繁體,如果有看不懂的请體諒QAQ

★私設注意,人物OOC可能有,不適者请迴避

★CP:周澤楷X葉修


 

 

        眾人皆知,葉家有對出了名的雙生子。兩子初誕時,前來欲訂娃娃親的人家可不少,然而葉將軍全推拒了,說是男孩子得待功成名就、有足夠擔當再商討婚姻大事;許多人家捶胸頓足,暗自腹誹著正是想料定葉家嚴格家教出不了什麼亂子、定要搶先許了約定,未來才不會讓皇親國戚或是更位高權重的高官奪了自家閨女的極佳夫郎,偏偏將軍油鹽不進、吃了秤砣鐵了心的不肯鬆口,為了避免惹惱對方連二十年後問問親事的機會都沒有,只得摸摸鼻子回家去。


        雙生子少見,雖不是龍鳳胎,可畢竟是手握軍權的葉家下一代,一次添了兩個生力軍,其餘身處兵家的世家大族紛紛思索葉家是不是打算將兩名男丁全送進軍營裡、為葉家的勢力添磚加瓦;屬於文官的豪門則忖度著必然要結為親家,或是賣點好、提醒皇上功高震主的道理,為自己的升官之路鋪上平順的青石大道;至於出身尊貴的皇子龍孫,即便有的年幼尚小、或是與葉家雙子有一定年齡差距,亦早早與母家的人研議商討拉攏之事。


        受到極多關注的葉家依舊維持著平日裡的低調與忠君之心,並未因兩名子嗣的誕生而萌生不該有的心思,僅是讓府裡的人全都安安靜靜的做事、不要與他人嚼舌根,便安安忿忿地過著自家的日子。葉將軍將二子分別取名為修與秋,希望修身齊家之時、仍不忘秋音暗藏的肅殺,懷抱著深深的期許,葉將軍請來了高明的武師與江湖高手,亦邀請許多退役的老將長居葉府,為二子講授戰場經驗、鍛鍊身心實戰,以培養接班的英勇少年――哪知葉家雙子變得愈發出名的原因,卻也正是由此而起。


        雖是雙生,葉修僅比葉秋早誕生了一刻鐘,年幼時卻展現了極出色的天賦,無論是兵家正統訓練的武學或是江湖俠客身傳的雜學皆樣樣精通,甚至被不少因為自嘆不如而自請離了葉府的師傅們稱作「神童」;葉秋雖不遜色,然而在兄長的光輝下卻顯得有些單薄,甚少出現在世家宴會場合,顯得安靜許多。隨著二人年紀增長,許多看戲不嫌添亂的人私下裡惡意揣測著葉家恐怕未來要分家了,葉秋恐怕哪日心裡對兄長不平、葉家就再也不太平,一類詆毀的言語打算傳至葉秋耳中、暗中撕裂葉家情感之時,忽然傳來葉家長子落了水、落下病根的消息;再過一段時日,葉修自暴自棄、留連秦樓楚館遭自駐地回京的葉將軍痛打一事更傳遍了京城。後來,「葉秋」逐漸蓋過了「葉修」的聲名,就連葉秋去軍營實習、後來在戰場上初試啼聲時手裡握著的戰矛「一葉之秋」之聲也為人所之時,葉修彷彿自世間消失了。先前就有許多人揣測葉家長子落水的案情絕非意外,其中一名好事者更因早早打賭而收穫了賭盤上的一筆賞金;他彷彿認定自己如算命師父能鐵口直斷般,臨走前又說了句「接下來葉秋肯定要名揚全國,只怕葉家長子要被逐出家門了」的言語,在一干賭客曲意逢迎、想看看下回賭盤是不是能跟上對方的慧眼好沾點銀錢的逢迎拍馬下,踏出了賭坊,走沒幾步路,便被拖進暗巷給打了一頓,就連身上的銀錢帶也毫不留情地被摸了出來;眼見著一身黑衣、還戴著面具的人挑釁的將自己的銀子拋上拋下,似在掂量有多少分量的流氓態度,鼻青臉腫又全身疼痛癱軟在地的他不甘心的吼了句:「你究竟是何人?竟敢光天化日下肆意毆傷無辜?」


        「哦?無辜?在下可沒瞧見什麼無辜之人,只聽見了造謠的長舌男子。」雖然面具遮擋了面容,然而男子周身散發的氣息卻讓那人不敢再多說什麼;倏然湊近的面具男子伸出了一隻漂亮的手,完全未沾上方才毆打時揚起的塵沙與鮮血,輕輕捏起了他的下頷:「別讓我再聽見你說葉秋的壞話,至於我是誰嘛……」


        「就喚在下一聲『君莫笑』吧!」

 

 

 =====================================

 

呃,打算試試新的路線,

但最近有點太廢了啊我寫這樣就要寫好久啊QQ


  12
评论
热度(12)

© 草薰南陌 | Powered by LOFTER